主页 > U易生活 >延安日记(63)

延安日记(63)

2020-07-08  浏览量:490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63)

1944年12月24日(1)

我回想起上次同毛的会见,得出一个结论:毛对巴雷特的行动,是严格地按照预先安排好的计划进行的,但毛对这次活动的后果,感到有些着慌。

他讲到他曾想过对巴雷特是否做得过头了,担心美国佬会认真看待这件事,因而和他断绝关係。这不是随便说说的。

主席毫不怀疑盟国会同意他的要求(回到最初的协定草案上去)。真是很有意思!他还抱着希望哩。

毛泽东认为,通过妥协可能建立一个全国各武装部队的联合总部。白宫很可能提出这样一个方案,蒋介石会被迫同意这个方案。美国会迫使他同意的。这幺一个总部将包括共产党、国民党和美国的武器部队的代表。当然,这个机构将由某个美国将军来领导。

毛泽东早就讨厌这个计划了。这计划对共产党会是一种枷锁。原因不仅在于要派美国教官到八路军、新四军中来,而且在于要听命于联合总部。让间谍、教官和顾问见鬼去吧!至于说听命于联合总部这才是真正的枷锁!没有命令,就一步也不能挪动。这意味着他们还得去打日本人,而不是首先去扩展中共的根据地。总之,这就使他们无法为同蒋介石发生冲突而作好一切準备,而作好这种準备,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唯一目标,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在为此而奋斗。

毛泽东一讲到蒋介石的名字就不能不大发雷霆。他提蒋的名字时,往往夹杂一大堆骂人的话;他不厌其烦地反复说道,他儘早要打倒重庆的统治者(“他别那幺乐观,我会不惜採取一切手段和办法的!”)。

主席会对我完全坦率,那才怪呢。他对他的知心朋友说过,建立联合总部之所以比套上枷锁更糟,还由于下列原因:一旦苏联宣布废除苏日中立条约,并开始在满州或内蒙对日本採取军事行动,八路军可能会被美国登陆部队挡住,与苏军作战行动之间的联繫会被切断。这将是个不可宽恕的错误,因为那边的政权原是应该由中央去抓的。但是,在那种情况下,美国人不会同意这样做。结果,由于进入那些地区的所有道路都预先被盟国切断,中共就捞不着苏联的胜利成果了。

如果不能取消建立联合总部的计划,主席就打算採取下面的办法了。他只把直接支援盟国登陆作战的八路军和新四军部队交给联合总部指挥。他将提出中共部队和盟军之间在连云港地区的合作计划作为例子。按照这个计划,中共领导答应投入不少于40个满员的团的兵力。人们不由得会想起另一件事:要是在1941-1942年时,中共领导哪怕只用这样的兵力的一半,来支援苏联在远东的阵地,该有多好哇!那时候,他们根本不关心我们的困难!他们的电报,信誓旦旦地表示友谊。对于说空话,他们却是从不吝惜的。

1944年12月24日(2)

我知道了一件怪事。听说,连云港的作战计划已被日军司令部获悉。

瞧,你们搞整风,抓特务,揭发特务。结果只有中共官方最小範围才能知道的计划,却立刻就被敌人知道了。当然,整风还有别的目的。

他与巴雷特的活动还有一个目的,毛泽东也不让我知道。他一定想说服美国人,共产党已经成熟得能在外交政策的任务方面独自决策了。难怪他用建立第二中国政府的前景来吓唬他们。

此外,白宫仍然极需有生力量,希望用中国士兵来补充。一旦国共两党分裂,这些士兵就会去打内战。白宫无意让自己的公民去流血。

美国和延安每作出一项决定都纠缠着一堆问题,其中有些问题是相互排斥的。纠缠来,纠缠去,弄得不可开交,而且一般都发展成为争吵,一场背着为反对法西斯德国而浴血奋战的苏联的争吵。

主席还想达到另一个目的:要使共产党成为独立的力量,好叫人们能跟它做交易,这是要紧的。

他们虽然已没希望得到武器了,但还不想失去这个希望。

无论如何,他们还抱着希望。

他们对盟国虽然怀恨在心,但是还在讨好它们,还在死乞白赖要同它们合作真像是在耍马戏!

这几个月来,毛乾了不少事。他拼命要把未来的事态纳入对他最有利的轨道。他力图抢在重要事件(远东战争的结束)发生之前採取行动,作为中国的主要政治力量来起作用。但是,按照他的看法,这个主要政治力量应该是纯粹的民族力量,应该跟苏联在政治上没有联繫。他希望利用美国来抵制苏联。白宫把这个计划一笔勾销了,事情弄成这样,并不是他的过错。

毛这次跟我谈的时间格外长,这并非偶然。毛想装作是中共和联共(布)两党之间的国际联繫的支持者;他想证明中共拒绝美国草案是“有原则性的”,他把他的行动说成是正当的,按照“现实的马克思主义”的精神为他的行动提供了理论基础。事实上,毛在掩盖他所作所为的痕迹。

毛泽东同我一下子谈了八个小时,滔滔不绝,兴奋而激动。谈话中他感情奔放,不知疲倦。

但是,在其它的时候,例如在今天,他沉闷而又彆扭。他好像有病似的,无精打采地跟我握了握手,请我坐下。他开始在房间里沉重地踱步,弯腰曲背,像是怕冷。他心烦意乱,好一阵沉默不语。然后坐下来,浑身无力的样子,疲乏地把手放在膝盖上。

他又一次向我解释,中共领导在同美国人会谈时的路线,表现出关心苏联对日苏中共条约的态度。但实际上他是想摸摸莫斯科对他的行径的态度。

他面带困倦的笑容不时地看看我。窗格子的模糊影子在他的棉衣上闪动。

1944年12月25日

盟国在阿登处境困难。德国人正向安特卫普挺进。

原始的唯物主义,这就是毛的哲学和理论水平。他老是害怕群众的民主本能。对毛来​​说,党内论战和同群众的联繫,首先是个威信问题。因此,他就要用整风的办法来教育一般党员,使他的每句话都成为不可辩驳​​的真理。

按照毛泽东的意见,盲目服从,便是党内关係的理想境界。

主席的民主主义限于穿普通的製服,在专门场合衣服上还补上很多补丁。

毛通过拼命夺权来压制每一个人。他的全部“理论”,只不过是为这种一直萦绕心头的目的打掩护而已。

毛没有,也不可能有什幺一心嚮往的事物。他有一些惯常的行动,但他所全神贯注和热切希望的,只有权力!有了这种权欲,那就对什幺都没有感情了。这毁了毛泽东,使他变成了一个毫无人的自然情感的、危险的、专门整人的人。事情如不按他的计划进行,那就对他毫无意义。凡是与巩固他个人权力不相容的事,也就是与中共不相容的事这就是毛泽东的终极的政治信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