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易生活 >延安日记(62)

延安日记(62)

2020-07-08  浏览量:163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62)

1944年12月22日(1)

主席同我谈了八个多小时,他严令旁人不得打扰我们。

与通常情况相反的是,毛泽东这次坐在桌旁,他的右边是一张中国地图,桌子边上堆三四本中国百科全书。他前面放着带盖的白色搪瓷杯、一瓶墨汁、一枝毛笔和一个装着一枝铅笔和一枝普通钢笔的玻璃杯。手边放着几张白纸。脑袋稍向右歪,激动地、滔滔不绝地讲着。

主席自己提出任务来,向我解释应该如何理解适用于当前形势的统战策略。他提出了中共领导的官方看法(对这些看法他实际生活中往往置之不理)。

毛提到了重庆政府的首脑。在他看来,他是一个「独裁者、屠夫、笨蛋」。

毛告诉我遵循什幺原则来保持同国民党的关係。然后,他把军事建设的情报告诉了我。有许多有趣的事实,但是以前那种虚报数字的策略支配着一切,这就暴露了他向我介绍每一件事情时都想欺骗我。

毛特别注意分析过去的党内斗争。其所以说是「过去的」,是因为按毛的看法,党内现在已达到统一了。主席不点王明、洛甫、博古等人的名,只是说,有了「整顿三风」的斗争,才能使那些鼓吹向国民党反动派让步投降的人得以暴露,等等。这次斗争使党的队伍得到了整顿,用明确的目标武装了党。

毛泽东分析了中共领导和美国人之间的谈判过程。在这方面,他向我详细叙述了他上次同军事观察组组长会晤的情况,他扮演了每个与会者的角色,模仿了巴雷特上校的声调和动作。

毛泽东向我指出,第一个协定草案由赫尔利在延安签署了,盟国就「正好进了圈套」。他们只能要求蒋介石方面让步。他们从「他们的奴才」那里得到了这些让步。现在是要求中共作出让步的时候了。美国人这就来攻击中共领导。

这时,毛站了起来,开始在房里踱步。他不时在我面前停步,模仿巴雷特反对他的神态。

毛向我解释说,他不可能同意让步,因为同蒋介石签订任何协定,都意味着给共产党套上一根绞索。美国人正天真地为争取让步作努力,可谁也不想让步。因为,中共提出要求时,就估计到蒋介石这个「杂种」肯定要加以拒绝的。从一开始,每件事都办得要使蒋介石这「杂种」拒绝中共的要求。「我们知道这一点,我们做得对。」

「这样,美国人就派巴雷特来对付我了。」毛泽东抿着嘴轻声地笑道。

1944年12月22日(2)

巴雷特来到主席面前,开始谈到要对蒋介石作让步的事,谈到相互让步的不可避免,并且提示了大致要作的让步。

主席採取攻势,对国民党和重庆政府发出一连串的咒骂。为了把巴雷特弄得狼狈不堪,他说,「赫尔利先生来过这儿。他主动地签署了协定草案。为什幺要拒绝罗斯福总统的私人代表同意了的和签了字的东西呢?」

主席用十分恼怒的语调对巴雷特说了这些话。他对我模仿了自己当时的声调和脸部表情。不仅怒气沖沖,气愤形之于色,而且受到伤害的感情溢于言表!

毛泽东吃吃地笑着,激动地在房间里踱步。他回味着赫尔利的失策,以及老练的间谍巴雷特因而狼狈不堪的情景,感到十分得意。他一再津津有味地叙述他所经历到的这一场面。

有人想进来毛粗暴地叫他走开了。他把他的椅子挪到我的椅子旁边,开始详细地说这一切如何使巴雷特吃惊,巴雷特又如何提高嗓门劝他不要犯错误,因为共产党领导人的固执是不会为美国公众舆论所理解的,顽固下去会受到很大的损失。美国公众舆论会反对延安和整个中国共产党的。这样,一切援助,便会成为泡影。

主席就更加大动肝火了。他说,拿公众舆论这样的东西来吓唬特区是愚蠢的。这种诡计在这儿行不通。一切保守派和反对派憎恨共产党和搞反共运动,已经有多年了。

「我们受到最难听的辱骂!」毛说,「对他们来说,我们都是罪犯。可是,对所有这些舆论的谴责,我们根本就不在乎!」

巴雷特威胁说,美国将只援助重庆中央政府,一切援助只会给国民党。他想用这种威胁的办法来达到他的目的。

主席在回答时,控制不住自己的说话声了。他喊叫着说,说到底,特区是不管谁承认不承认它的。共产党在进行着一场斗争,并没依靠谁,它会继续这样干下去。美国拒不援助八路军和新四军,是不会有什幺好处的,因为「我们没有这样的援助一直在干,并且在没有援助的情况下会继续干下去!」就这样,直到今天,还只有重庆在接受军援。什幺东西都只给国民党。假如事情就这样下去,那幺特区要召开一次会议来组织自己的政府了。让蒋介石在重庆去兜着吧!这个政府是否为苏联(!)、美国、英国所承认,特区并不在乎。如果他们还算明智的话,他们就不会对特区过分挑剔。如果他们拒绝建立国与国之间的关係,共产党也不会因此损失什幺。十年、二十年过去,一个世纪过去,他们终归要达成协议,派来使节的。他们都会要承认我们的!也许是在一百年以后,可是他们会承认我们!他们是躲不开的,是要承认我们的。

谈话结束时,主席同巴雷特上校说,他总是很乐意接待美国人的。

1944年12月22日(3)

「假如上校坐飞机来这里,」毛说,「我要去接他,我要亲自到机场去。我们不拒绝谈判。

我们主张谈判。假如以后你还来,我会见你的。……」

第二天,巴雷特上校急忙飞重庆作彙报去了(已有足够的内容可彙报了)。

毛十分激动地谈了他同巴雷特的会面。他的头髮落到鬓角上了,也不撩回去;他的脸涨得通红,说话声音又高昂,又急促,间或穿插一些粗俗的笑话,辅之以富有表情的动作。

主席表示对我十分坦率。他甚至不想隐瞒,这一场大声的谈话是故意表演的。但是,这种表面上的坦率远不是真实的,这是预先演习过的。

上校的访问背后还有什幺别的原因,而且进行会谈还有什幺秘密打算,毛泽东甚至连提也不提。毛显然打算通过取得美国的支持增强实力,来解决国内的政治问题。当然,他对他想利用白宫来反对莫斯科的打算,滴水不漏。

毛一心想利用美国人的帮助,使他将来同国民党的斗争变得对自己有利。实际上,在这个月中,一直在想把自己出卖给白宫的,是他而不是蒋介石。他很清楚,美国人只会按一定政治条件才能同意跟他联盟,而首要就要看是不是能把苏联在远东孤立起来。

实际上,正是毛的这种种打算使他与美方在武器问题上发生争吵。他一定知道,要同美国建立友好关係,本身就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是,对此他一直是抱有希望的,甚至到现在也没放弃这种希望。就在巴雷特离开之前,周恩来又交给他另一封给帕特里克·赫尔利的信,这并不是无的放矢。

美国人偏爱蒋介石,因而毛才被迫在不同白宫彻底破裂的情况下去寻求莫斯科的支持。这就是秘密通信以及演给我看的,他同巴雷特的那场戏之类的事情所要达到的目的。总之,为了保险起见,他耍了一番花招,这是事实。在他的计划中,找莫斯科是个应急的方案,对他来说,还是个下策。

我就是根据这样的路子来给莫斯科写报告的。

1944年12月23日

延安对《消息报》上克莱诺夫的文章,兴趣如此之浓,竟使我不得不让莫斯科把文章内容告诉我。

文章表明,儘管毛泽东採取了无耻的政策,苏联对中国人民的无产阶级团结情谊和友好感情,仍旧不变。可是,毛泽东用他自己的观点解释这篇文章。在他看来,这说明苏联将在远东採取行动了。

文章指出,中国的分裂,是它在军事上失败的主要原因。中国士兵超过日本兵约十五倍。日军不像纳粹那样在中国使用大批的坦克部队。盟国的空军保持着空中优势。儘管中共缺少弹药、武器和粮食,但是,不能认为这是日军不断取胜的主要原因。

中国军事上失败的原因在于中华民族力量的分裂。

莫斯科坚决地痛斥国民党的右翼分子,警告他们,苏联不準他们在同中共关係中诉诸武力。

文章证明,苏联并不把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人的前途,跟毛泽东的路线看成是一码事。

文章希望,在争取建立抗日统一战线政策的斗争中,中国社会中头脑清醒的人们会佔上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