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壹生活 >疑为俯瞰楼下游乐园‧卡窗慌张‧男童坠楼亡

疑为俯瞰楼下游乐园‧卡窗慌张‧男童坠楼亡

2020-07-25  浏览量:617

疑为俯瞰楼下游乐园‧卡窗慌张‧男童坠楼亡(柔佛‧新山29日讯)4岁男童在8楼住处疑为了俯瞰楼下的游乐园,爬上房间的窗口,不慎从小缝中跌出窗外卡在半空,因过度害怕而坠落,伤重不治。週五晚上近7时,德尼斯在淡杯柏迈精神病院庂玛拉两座职员宿舍,被居民发现半个身子卡在8楼的窗户。据了解,在楼下目击惊险情况的居民曾经高喊“小孩!快进去",但德尼斯疑太过慌张,以致在挣扎的时候从高处坠下。父外出母如厕德尼斯的父亲德哇古玛(23岁,工厂管工)受询时指出,事发时,他甫外出买菜,22岁妻子佳雅迪卡刚好在厕所里。他说,德尼斯原本是在一间小房内和3岁的弟弟柏拉卡沙及1岁的妹妹玛威塔玩耍。“我怀疑他是想爬上窗户俯瞰楼下的游乐园,不小心掉出窗外。"他说,他在孩子坠楼后约5分钟刚好返回住处,看到许多居民在围观一名小孩,但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孩子。“我起初以为有小童跌倒受伤,可是走近一看发现是我的儿子,急忙走向前呼唤他的名字。"他指出,那时候儿子还有气息,而且听到他的呼唤声时,还会微微睁开眼睛看着他。当时他心想孩子也许也要找妈妈,于是赶紧跑上楼找妻子。他说,妻子在孩子坠楼后原本还不知情,直到在厕所内听到另外两个孩子的哭叫声后,才匆匆出来查看发生甚幺事。“太太发现长子不在场,窗户底下又聚集了一群人,觉得事情不妙,于是跑下楼。"德哇古玛申诉,他眼见孩子奄奄一息,急切哀求在现场围观的居民帮忙将受伤的孩子送院急救,不料得到的回应是“怕小孩过后有甚幺不测",令他大感失望。“我自己只有摩多,没有车子。我听到居民这样回应我后,就打算用摩多载孩子到医院,不料其他人却阻止我这样做。"精神病院救护车只载可走动伤者淡杯柏迈精神病院院长阿都卡迪受询时否认救护车姗姗来迟,并澄清精神病院的救护车因为没有相关的救生及护理设备,的确不适于用来载送这类案件的伤者。据他了解,坠楼事件发生后,精神病院的救护车以及新山中央医院调派过来的救护车皆在10分钟左右赶往现场。“我们的救护车只能载送还可以走动的伤者,像男童的情况,没有适当设备的精神病院救护车是不适宜使用的。"他说,他们的救护车没有载送伤者到医院的另一个理由是,当时来自新山中央医院的救护车已赶到现场,当然是交由有经验的对方来处理。“现场也有职员不断地催促救护车,院方的医生也尽所能先了解受伤男童的情况。"对于救护车45分钟后才赶到现场的申诉,新山中央医院院长鲁赛米受询时说,她会向有关方面查询详细情况,以便展开调查。父:儿会照顾弟妹阻爬窗德尼斯在父亲外出买菜时,还要求父亲买糖果给他吃,不料父亲带着糖果返家时,他已坠楼奄奄一息。德哇古玛说,他外出时,德尼斯并没有要求跟随,但希望他买糖果。“我已经买了糖果,没想到一回到住处,他已经发生意外。"他说,德尼斯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孩子,原本不会唸“ABC",但是教导一週后,已能够朗朗上口。“明年开学,他就要上幼儿园了。"德哇古玛说,德尼斯也会照顾弟妹,而且每当3岁的弟弟想要爬上窗口的时候,德尼斯会以哥哥的口吻训斥弟弟不可以这样做。“他会阻止弟弟爬上窗口,但他却掉出窗外。我想他可能是为了看看在楼下游乐园玩耍的小朋友吧。"事发的宿舍原是德哇古玛姐夫的住处,他是在一年前带着妻儿及岳母暂住这里。“我已经在古来买了房子,原本12月可以拿到钥匙,不过因技术问题而延误到明年1月。"他指出,突然间失去长子后,妻子十分伤心,已带着另外两名孩子返回哥打丁宜的老家暂住,避开伤心地。基于消防安全禁装铁花德哇古玛指出,事发单位位处8楼,但是院方基于一些理由不允许居民装置铁花,造成不幸的意外发生。他说,儿子坠楼身亡的意外发生后,事发宿舍的管委会即刻召开会议讨论。“在会议中,我被告知院方是基于消防安全的理由,不允许居民装置铁花。"根据他的了解,这里共有3座15层楼高的普通职员宿舍,另有一座5层楼的医生宿舍,其中他所住的那一座宿舍,除了楼下的祈祷室及一二楼的单位能装置铁花外,以上楼层的居民一概不获准装置铁花。他申诉,窗户离地只有3呎高左右的设计相当危险,儘管窗户玻璃只能半开,但是对德尼斯这样年龄、身高和瘦小身材的孩子构成了危险。他希望院方能引以为戒,考虑改善现有情况,避免再有不幸事件发生。申请装铁花不获批关于医院宿舍不可装置铁花一事,淡杯柏迈精神病院院长阿都卡迪说,其实当初职员迁入单位居住前院方已提出申请,但不获批准。“由于宿舍建筑物内只有一个逃生口,消拯局认为装上铁花将形成一个`死结’,万一发生火患,将对居民的生命造成威胁。"他说,不是院方不允许职员装置铁花,而是申请了不获批准。苦等救护车45分钟德哇古玛申诉,事发时有居民协助拨电召来救护车,但他和太太在现场等了45分钟,救护车才姗姗来迟。他披露,精神病院的一名医生后来也赶来现场检查儿子的情况,医生说孩子还有气息,直到救护车赶到,医护人员再次检查儿子时,却告知儿子已经伤重不治,令他和妻子皆无法接受。“这是一条人命,救护车早点赶到的话,儿子是不是还有获救的机会?"他说,如果早知道救护车这幺迟才来,无论是用脚踏车或摩多,他都要把儿子送往医院救治。“等救护车来,还不如自己先作打算。"他申诉,精神病院内也备有救护车,可是他提出以精神病院内的救护车载孩子到医院时,却被告知需有“准证"才可以,否则没有人敢擅自“违例"行驶。“有人告诉我,精神病院的救护车是载送院内病人用的,要送额外情况的伤者到医院须有`准证’或`执照’。"‧2012.12.3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