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壹生活 >延安日记(66)

延安日记(66)

2020-07-08  浏览量:667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66)

1945年1月18日(1)

毛继续向美国人和我加紧提供同样的数字。我不知道巴雷特对此作何感想。

白宫像以往一样,渴望把中共的军队抓到手。美国人正试图促使国共双方达成政治解决。这就是说,巴雷特正在上鈎。美国人穿梭来往于延安与重庆之间,轮番劝诱蒋、毛和周。然而,这可能不只是与八路军和新四军有关。美国人还要控制中国政治的发展;他们梦想操纵中国的政治进程,控制一切。

不久前,我发了份重要电报。通常,我从中共中央主席手里接电报稿的时候,那就成了我们会见的借口。他终于选择了我。作为他跟莫斯科通信的传送环节。他认为这样比较策略。

电报的要点如下:

中共中央主席关心在伦敦召开的世界工联大会。他认为大会是另一个製造有明确倾向性的舆论的工具。这种舆论会驱使美国人去对蒋介石加大压力。因此,参加大会行将有助于解决一些政治问题(孤立蒋介石,美国的可能转向延安,中共在对日战争中可以继续採取迴避重要作战行动的策略)。

至世界工联大会的电报已通过重庆发出。毛不能肯定蒋介石的新闻检查员是否让电报发出。因此,他机密地告诉莫斯科,他打算特派信使到印度去,发份电报给伦敦大会的组织委员会。

在这份致莫斯科的电报中,中共中央主席故伎重演,虚报数字。例如,他把中央各省主要地区的工会组织的会员数目定为20万人(共八个地区)。一般来说,这种工会组织是否存在,都成问题。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处在战争混乱之中和严格的战时管制之下。在这种形势下还谈得上什幺工会基层组织?!

况且,就算果真存在这样的工会,谁也没有计算过它们的会员数目。中共领导甚至说不出它的武装部队的确切兵力。实际上,每个司令员都可能随意报数字。中央无法控制。各级都夸大数字。这对每个人都有利:能提高司令员的威望,加大他的功绩,同时也有利于延安领导。

毛有次跟我谈话时,埋怨中共军队里还有军阀主义的残余。这再一次使我确信虚报数字在这里是合法的。

邻省晋东南地区的工会至少有会员124,000人。在临战形势下,居然有这幺多工会会员,这只有天知道!

延安的工会会员人数看来大体上有这幺多,但我得强调这「大体上」,因为这个数字竟接近61,000。

毛泽东告诉莫斯科说,这只是个大概数字,僱农未计算在内。

晋绥地区工会会员最少为17,000人。但是「无产阶级反抗日本法西斯和解放祖国协会」则明确地认为,有工会会员235,000人工作于晋冀地区。

共产党在北方的根据地山东,工会组织有会员144,000人。

1945年1月18日(2)

毛泽东写道,中共领导已决定派遣工会代表团参加将于英国首都召开的世界大会。

工会的全部会员人数达80万人。共产党领导希望派遣一个全权代表团到伦敦去。

电报下面签了个中国字「毛」。

我认真核对数字和检查这份致莫斯科的电报的电文之后,深信这是蓄意提供的错误消息,是过去几年内发出的许多类似的电报之一。

我在中共中央主席的电报后面附上了我的意见。我告诉莫斯科,这只是一份表明毛要迷惑联共领导人的文件而已。

毛泽东并不指望听取联共领导的意见。他对此是没有什幺兴趣的,因为他长期从事的,是同进步的世界工联的纲领不协调的活动。

中共中央主席这次想利用工会大会来达到同抗日斗争的利益背道而驰的、国内政策的目标。

中共中央主席一方面这幺干,另方面却又强调,他是在为争取全民族各种力量的团结而斗争。实际上,他是在为分裂国家、引起权力危机卖力。至于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的事,他希望由外国军队(苏军和美军)去完成。

工会组织的人数是任意确定的。这份电报由政治局委员周恩来起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他奋斗几个通宵的成果。周恩来是大多数对外政策文件的作者。他无保留地支持中共中央主席欺骗莫斯科的方针。

博古告诉我,在电报中加上要派特别信使去印度,打电报给伦敦世界工联大会组织委员会的,是周恩来。但是,谁都不打算派出这样一位信使这是中共领导集体编造的谎言。他们通过了一项秘密决议,将派遣一名代錶带上极为详细的(不只是关于解放区工会活动的)文件去参加大会。这些文件会在中国挑起新的政治纠纷,又一次动摇事实上已经不稳定的政局,而他们主要的目的,是想通过发表这些文件,迫使蒋介石对将来丧失更多的地盘无可奈何。

显然,蒋介石是不会同意这样「团结一致」来抵抗侵略的。因此,伦敦大会将是对抗日统一战线的又一次打击。而这一骯髒的赌博,还正是在日军长驱直入的时候进行的。

周还说,如果代表团(或代表)不能去伦敦的话,就需要採取一切办法让康的特务系统保证把文件转到伦敦去。

毛泽东命令,有关解放区工会的特别政治报告的一切情况,都要让大会知道。

毛给我电报要我发往莫斯科的日期,同就这个问题作出一系列决议的日期差好几天。这又一次表明我是对的。这儿对莫斯科的意见都没兴趣。

1945年1月19日

我感到毛对我颇为不满。这自然是康生撺掇的结果。叶剑英私下表示情报局头子在对他施加压力。儘管如此,叶剑英是坚定的。另外,他显然也很满意。自从整风进入高潮以来,他同康的关係,说得婉转点,一直是冷淡的,不过保持礼貌而已。报复的时候到了。叶剑英巧妙地折磨康。康想恢复旧日关係,但枉费心机,这使得叶剑英很高兴。真的,仅仅在一年半到两年之间,这个情报局头子还在嘲弄着每一个人,并对人执「法」呢。

1945年1月20日

中共中央主席老是一阵阵的心情抑郁。奥尔洛夫应他的请求,为他注射了鹿茸精。但是,即使在这种时候,毛泽东仍亲自掌握党务和军务的领导。

中国同事妒忌奥尔洛夫。他对我抱怨说,他们中间许多人经常这样那样损毁他的信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